联合办公就是二房东 没必要去排斥和避讳

http://news.officese.com/ 中华写字楼网 发布日期:2017-1-9 11:12:02 编辑:1004 阅读人数:
新闻提要
    从15年底创立星空时间到现在,周自强和自己的创业团队已经走过了一年多的时间。1月6日在位于望京科技园内的星空时间办公室内,周自强接受了品途商业评论的独家专访,谈了谈这一年多来的体会以及对于联合办公的一些看法。

    中华写字楼网http://www.officese.com):联合办公就是二房东 没必要去排斥和避讳

从15年底创立星空时间到现在,周自强和自己的创业团队已经走过了一年多的时间。1月6日在位于望京科技园内的星空时间办公室内,周自强接受了品途商业评论的独家专访,谈了谈这一年多来的体会以及对于联合办公的一些看法。

“我从来不避讳谈论‘二房东’,从严格意义上讲,联合办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租金,跟开店没什么大的区别。在星空时间的短视频宣传中,我们的标题就有‘二房东’的字眼,我有时间就说自己是个‘二房东’。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没有必要去排斥和避讳的。”谈到人们对于联合办公就是“二房东“的理解,周自强如是说道。

从15年底创立星空时间到现在,周自强和自己的创业团队已经走过了一年多的时间。1月6日在位于望京科技园内的星空时间办公室内,周自强接受了品途商业评论的独家专访,谈了谈这一年多来的体会以及对于联合办公的一些看法。

从“创投界老兵”到“创业界新锐”的转变

从03年进入联想作为柳传志的助理,到07年一手创办“联想之星”做天使投资的创业孵化,再到15年底正式离开了服役12年的联想控股,加入了浩浩汤汤的创业大军,用周自强自己的话来说 “之所以选择创业,主要还是因为自己一直有一颗不安定的心,一颗创业的心。”

1.jpg

谈到自己为何会选择联合办公这门生意,周自强解释说: “联想之星做到第七期、第八期的时候,也就是14年底在组织内部就有一些新的战略出现,那个时间我自己本身也考察了很多的创业空间,包括北京当时特别火热的创业大街,当然也看到了美国we work的模式,考察下来觉得联合办公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长期以来自己也一直做创业孵化,了解不少创业者的需求,所以选择了去做联合办公。“

星空时间关注更多是对“人”的服务

从15年开始,联合办公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除了估值已经有55亿人民币的优客工场外,诸如无界空间、纳什空间、科技司等都展现出了不错的势头,面对如此多的竞争对手,记者自然而然问到了周自强关于星空时间差异化和竞争优势的问题。

相比较其他联合办公空间更多的注重工作本身的增值服务,星空时间在一开始就注重对于中小企业人才的培养。选择这样一个定位,周自强更多归结为“是自己长期做创业孵化的结果“。“对中小企业来说人才是很重要的,在公司前期每个人几乎都是公司的骨干,发展到后来随着公司壮大管理的要求会越来越高,在其他办公空间可能只会针对CEO做相关的培训服务,而星空时间对于入驻企业的骨干成员都会定期做一些相关的管理培训,以适应公司未来的发展。“在谈到星空时间的竞争优势时,周自强如是告诉记者。

“我们这样的一个培训周期差不多在一个月一次,而且面向的不仅仅是我们办公空间内部的人,还有外部的一些中小企业。“当问到这样的培训会不会收费时,周自强说”当然会,对外部企业来说我们都是收费的,相反对于内部的企业来说我们更多的是免费服务。这样做更多的还是我刚刚说的为培养人才考虑。“

在周自强看来,星空时间的差异化定位就是将联合办公拉回到概念原点,不做投资孵化,坚决做好基础服务与特色服务,创新办公服务内容,通过平台方式引入各类资源。总之,是完全以一家办公服务商的自我定位进行深耕细作。

关于选址、we work模式以及超级办公室的看法

星空时间的第一家店选择在了望京科技园,谈到对于选址的要求,周自强说,首先当然是要在经济发达的城市,创业氛围好的地段;其次是地理位置,一定要交通方便,“像we work每一家店离地铁站几乎都是5-10分钟的路程”;最后就是周围的配套设施一定要完善,消费、娱乐设施要满足创业者日常的生活需求。“

当国内的企业都在追随We work做联合办公的时候,例如纳什空间等联合办公空间却反其道而行之,把独立办公空间的超级工作室做得如火如荼,成为行业内的一个例外。对此周自强也谈到了自己的一些见解。

屏幕快照 2017-01-08 下午10.44.06.png
“We work也不是所有的都是开放式的工位,相反现在We work有很多独立的办公室,甚至夸张的有好多只容纳1-2个人的办公室。开放来说对空间本身建设和运营成本是比较低的,但对于企业来说,工作很大程度上是需要私密空间的,需要不被打扰,所以做独立办公室很有必要。我们自己的空间来说,也是独立的办公室要多一些,开放的要少一些。 

众创空间死了一大片,星空时间又靠什么存活?

近两年来,为了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中央政府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这随之催生了大量小微企业的办公需求。以优客工场、3Q等为代表的众创空间,大批涌入市场。

然而另一面是,在资本驱动下,创客空间发展过于快速,以至于许多创始人还未找到一条真正的盈利模式。这也成为备受行业质疑的关键点。

2.jpg
关于联合办公的盈利模式,目前行业领先的联合办公空间——优客工场的CEO毛大庆先生曾如此解释道,在优客工场有五层盈利模式。第一层是出租工位;第二层是出租空间,比如会议室、剧场;第三层是会员收入,优客工场已经开始针对会员进行收费;第四层收益来自于股权投资加股权分红,优客工场已经参股14家公司,主要投资与优客工场服务有关的公司;第五层收益便是流量搭载。对此记者也询问了周自强对此的看法。

“对于‘二房东’我是丝毫不避讳的,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讲了那多故事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工位租出去。目前对所有联合办公空间来说租金仍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当然也包括出租会议室、剧场等。”确实,一个企业要想生存,稳定的现金流是是最最重要的。

“至于‘股权投资和股权分红’这个是我在星空时间创立之处就决定不做的。一方面投资和做联合办公是来两件逻辑完全不同的事,我做过天使投资我知道其中的难处,你做服务的时候就是现金回报,投资是长远的,所以投资人的时间的分配和做服务的时间分配也是不一样的,在联想之星时我就觉得这两个东西是不兼容的;另一方面,在创业之初人员和精力都有限,两条战线一起开跑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如果后期,我们自身的业务做大了,资金雄厚了,我可能会后考虑再找一批人来做这件事,但是目前我们是不考虑的。”

当然除了工位和空间的租赁,星空时间目前其他的变现渠道主要是一些增值的服务,比方说人才培养的收费等,尤其是对于外部中小企业骨干员工的培训费用。

规模化经营的企业此才是相对安全的企业

王健林的“一个亿的小目标”在今年火遍互联网圈,在谈到未来时,周自强也引用了这一说法。“短则3年,长就5年,我希望我们也能实现这样一个亿的小目标,这样企业就会相对安全,对于员工和股东来说也是说的过去的。对任何一给企业来说,你没走上规模化的轨道,都是不安全的,一旦资金链断裂,随时都可能死掉。”

为了实现周自强所说的,在16年下半年,星空时间已经展开了规模化、连锁化的扩张。

从创投老兵到创业新人,周自强在自己的创业路上一步一个脚印,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实现自己目标的路上周自强和他的团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里我们要祝福他也祝福他的团队,可以实现他们“一个亿”的小目标。

来源 北京晨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